贩卖野鸟窝点藏鸟三万多只 催肥后闷死卖到广东

  9月的华北迎来候鸟迁徙季。天津护鸟联盟经多日调查,发现位于河北省唐山市海北镇大韩庄村的一处非法收售野生候鸟的窝点。

囚笼中的禾花雀。 本文图片均为“让候鸟飞”志愿者供图
囚笼中的禾花雀。 本文图片均为“让候鸟飞”志愿者供图

  9月5日上午,天津护鸟联盟、让候鸟飞基金会、天津汉沽护鸟志愿者团体联合唐山林业局森林公安,赶到该窝点并解救野生候鸟36400余只,其中发现已处于濒危状态的禾花雀达6100余只。
窝点内无法救助即将死亡的禾花雀。

  窝点内无法救助即将死亡的禾花雀。

  9月6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事发地的唐山市芦台经济开发区刑警大队获悉,当地刑警在9月5日下午,便已赶赴贩鸟窝点进行调查取证,目前相关嫌疑人仍在逃,警方已立案调查。

  上述志愿者团体向澎湃新闻表示,此类被大量盗猎、收售未列入保护名录野生鸟类的事件层出不穷,而依据《野生动物保护法》却难以施以有力惩处,通常只是罚款处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对此建议林业部门适当、及时扩大野生鸟类保护范围。
让候鸟飞志愿者协助警方清点候鸟数量及放飞鸟类。

  让候鸟飞志愿者协助警方清点候鸟数量及放飞鸟类。

  发现六千只濒危动物禾花雀

  9月6日,让候鸟飞基金会志愿者田阳告诉澎湃新闻,该窝点位于大韩庄村西养殖场的养殖区,养殖区院子左侧有一处300多平方米黑色棚子,右侧有一处1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均藏有大量盗猎来的野生候鸟。志愿者和森林公安赶到现场时,该窝点内已空无一人。

  “棚子里面整齐地码放着大量装有候鸟的鸟笼子,共21排4列8层,厂房里鸟笼子更有30排13列8层。每排笼子都写着鸟的俗名,如黄胆、梅子,并进行了编号,标注了具体的数量。”田阳告诉澎湃新闻,从现场规范有序的情况来看,该处窝点的不法分子估计可能已从事此类违法行为多年。

  经过清点,两个养殖房内共有野生候鸟36400余只,其中现已濒危的禾花雀6100余只,还有黄眉鹀、普通朱雀、栗鹀等候鸟共计30000余只。

  此外,志愿者和公安人员在现场还发现了“苏子”等大量催肥剂和“阿莫西林”等抗生素。而根据该窝点的账目明细显示,这些被盗猎的野生鸟类大部分发往广东等南方地区。

  由于候鸟已经出现死亡情况,志愿者们于当日19时30分将所有候鸟放飞。随后,执法部门调来挖掘机,将鸟笼捣毁。
唐山警方捣毁鸟笼子。

  唐山警方捣毁鸟笼子。

  专家:可适当扩大野生鸟类保护范围

  9月6日,天津爱鸟志愿者王建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地鸟贩一般会在窝点内给鸟喂食添加有名为“苏子”的浅黄色颗粒的谷子,以迅速催肥,在此过程中还会使用抗生素,最后将鸟闷死、冷冻后,发往广东等南方地区售卖。从此次查获的该窝点账目来看,也是如此操作。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行情,一只禾花雀收购价15到20块,卖到广东大概25到30多块钱,如果惩处不严,类似行为将难以禁止。”王建民对澎湃新闻表示,对于此类大量收售未列入国家和地方保护名录的野生鸟类的行为,收售者往往只是被处以罚款等行政处罚,以致不断有人铤而走险。
收售候鸟的鸟贩给候鸟服用的抗生素。

  收售候鸟的鸟贩给候鸟服用的抗生素。

  公开资料显示,禾花雀已被国际权威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列为濒危物种,却不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之内。

  2000年8月,中国国家林业局将禾花雀归为“三有物种”之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2001年,广东省林业厅将禾花雀列入“广东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但时至今日,禾花雀却并未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对此,9月6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对澎湃新闻表示,对于这类盗猎没列入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名录鸟类的违法行为,“一般难以入罪,保护范围还有限。”

  王灿发表示,林业部门可适当扩大野生鸟类的保护范围,及时更新相关野生动物保护名录,并且应加强公民环境意识的培养。